非洲呈蔓延趋势

尼日利亚《高级时报》5月11日,来自尼日利亚武装“尼日尔河三角洲解放运动”组织4日释放了绑架的三名荷兰公民。该报11日报道称,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5月10日炸毁了博尔诺州与阿达马瓦州联系的一座桥梁,绑架了一个警官全家,目前3000多当地人已逃亡。一些安全官员认为,这是在阻止尼日利亚军队接近这个地区,绑架女孩有可能在这里。“博科圣地”现象并非尼日利亚所独有,伴随着非洲大陆一些国家经济失衡、贫富分化差距加大、一些国家多年动荡不安和国际宗教回潮,宗教极端势力呈蔓延趋势及引发的和宗教冲突不断上升,成为影响非洲安全与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非洲辩论》网站日前发文称, 4月14日“博科圣地”绑架了276名女学生,宣称以12美元价格将其卖掉,4月16日袭击尼日利亚首都郊外一公园造成100多人死亡,5月1日在阿布贾制造爆炸造成19人死亡,5月5日血洗尼日利亚与喀麦隆边境一小镇,袭击持续了12个小时,武装分子焚烧房屋,枪杀企图逃离火海的居民,造成315人死亡。自2009年以来,估计“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北部的袭击已造成8000多人死亡。

国际社会纷纷谴责其行为。南非、津巴布韦等非洲国家纷纷谴责“博科圣地”绑架学生事件。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博科圣地”绑架事件,表示将考虑“适合措施”反对“博科圣地”。中国、美国、英国和法国等国纷纷表示愿意向尼日利亚提供军事或情报援助解救被绑架女学生。为协助营救被绑架女学生,中国承诺向尼提供“卫星和情报机构所获取的任何有用信息”。尼日利亚《今日报》11日报道,尼日利亚、喀麦隆、乍得和尼日尔总统将在巴黎举行会议讨论解救被绑架女孩问题。

本世纪初“博科圣地”成立于尼的迈杜古里,主要基地在尼的博尔诺州和约贝州,在尼豪萨语中“博科圣地”意为“西方教育的罪恶”,主张尼推行宗教法律,北部独立,反对西方教育和文化,被称为“尼日利亚的”。自从2013年公布视频声明以来,“博科圣地”宗教头目谢考就警告“异教徒”的妇女将成为他的“奴隶”,他将在市场上出售她们。“博科圣地”称,绑架的这些女学生都是“异教徒”,无论她们是伊斯兰还是基督教,因为他们都接受了西方教育,而不是“博科圣地”认可的伊斯兰教育。“博科圣地”认为,“异教徒”一定要给穆斯林缴纳税收,即所谓古兰经的人头税,被绑架女学生没有缴纳人头税,因此将她们强行嫁人以做补偿。

南非安全研究所所长雅基·西利尔斯对本报记者表示,尼日利亚是世界上最具宗教信仰的国家之一,北部穆斯林占主体,南部基督徒占主体,穆斯林占到人口50%,基督徒40%,尼日利亚多年来深受宗教冲突蹂躏和困扰。“博科圣地”系列袭击加剧了尼日利亚长期以来的南北分裂。国际社会目前正在密切关注“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尼日尔-喀麦隆-乍得四国边境地区的人道主义危机。

“博科圣地”现象在非洲并不孤立,它代表着非洲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抬头趋势,西非马里“”、中非共和国武装“塞雷卡”、南北苏丹和东非索马里“青年党”形成的之狐也正是宗教极端势力抬头之狐。坦桑尼亚桑给巴尔穆斯林极端分子开始转向分裂国家,要求桑给巴尔独立。

不仅如此,非洲基督教极端势力也在不断增长。《东非人报》近日报道,从施舍到武器,非洲基督教极端主义日益增长。依靠对圣经的解释,非洲基督教极端分子引用旧约和新约来证明暴力和杀戮的合法性。非洲基督教早在911之前就存在,但10多年来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袭击正迅速激活基督教民兵组织,现已卷入非洲大陆热点地区的“报复性”之中。报道称,乌干达“圣灵抵抗军”是非洲基督教,准游击队和宗教运动的结合,混合了自己的品牌和基督教的一些信仰功能,长期从事活动。肯尼亚基督教极端主义越来越微妙,近年来有关肯尼亚调节宗教少数群体婚姻和继承问题的卡迪氏法院与宪法关系和人们持枪权等话题基督教极端分子几乎到了剑拔弩张地步。坦桑尼亚基督教极端分子更是暗流涌动,去年桑给巴尔一个名为约瑟夫的牧师向穆斯林教徒泼硫酸,两名疑似穆斯林极端分子枪杀一名神父,宗教极端分子暴力袭击稳步增长。中非共和国基督教“报复性”已达到狂热程度,造成了当前的政治危机。布基纳法索也受到宗教冲突的困扰,甚至有因此爆发内战的担忧。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发布《宗教与公民生命》报告指出,非洲是继中东之后世界上最有宗教信仰的地区,正在遭受宗教冲突蹂躏的17个-19个非洲国家的三分之二以上人口认为宗教“非常重要”。西利尔斯表示,宗教极端势力抬头造成的宗教冲突及活动已成为非洲安全和发展的重要威胁。

民生匮乏是造成宗教极端势力抬头的主要根源之一。西利尔斯表示,非洲宗教极端势力抬头与人们生活贫穷密切相关,非洲很多国家快速发展的经济并没有完全惠及普通民众,他们被排斥在财富和机会之外,人们希望借助宗教力量。阿布贾大学政治学教授卡伊说,经济与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广大民众生活贫困、政府缺乏民主合法性才是造成尼日利亚宗教极端力量不断得势的真正原因。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zctxs.com/,奥格斯堡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于非洲其他受教冲突蹂躏国家。

非洲地区政治发展水平较低。非洲大部分国家和民族处于建构过程中,政府治理水平和能力普遍欠佳,传统的部族组织结构由于长期冲突影响力大为缩减,一些非洲国家政客们不得不借助宗教组织和思想作为动员机制和意识形态体系。尼日利亚50年独立史中,军政府统治就占了29年,短暂文官政府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军队。这为宗教极端势力发展提供了难得机会,也使其成为体制外政客实现其政治抱负的首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