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上这群四川中医人做了啥?

不久前,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向四川省骨科医院和成都体育学院发来感谢信——在北京冬奥会期间,四川省派出来自四川省骨科医院和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的18位专家,他们有的进入国家队代表团成为随队队医,有的则进入国家队的保障营,并圆满完成了任务。

当谷爱凌、苏翊鸣、隋文静等中国冰雪健儿在赛场上争金夺银时,他们的身后有着四川中医人的身影。

这几天,省骨科医院医生朱江伟从紧张、忙碌的状态中放松下来。还在北京进行赛后防疫隔离的他,每天都会与队员们在微信上聊会儿天。跟队3年,朱江伟采用传统中医郑氏伤科的按摩、推拿等特有手法,缓解了队员们的伤病。

“朱医生,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在本次北京冬奥会的首钢大跳台,谷爱凌一眼就认出了戴着帽子、口罩的朱江伟。

去年10月,朱江伟随国家队到奥地利备训,恰逢谷爱凌团队也在当地训练,朱江伟给予了她恰当的物理治疗,指导其功能锻炼,并给予了预防伤病的建议,为谷爱凌以最佳状态参赛打下坚实基础。那时,谷爱凌总是在晚上训练完后就过来理疗,几次治疗后,谷爱凌和她的团队对他的治疗非常满意,他们也成了好朋友。

“谢谢!谢谢!”2月15日,获得奖牌后的苏翊鸣握住省骨科医院主治医师张强的手说。原来,冬奥会开赛前,苏翊鸣出现髋关节疼痛,影响运动表现。张强经过评估诊断,采用针对性的治疗方法,全力保障了苏翊鸣在决赛中无痛参赛、高水平参赛,最终以完美发挥创造历史。

2月19日,隋文静、韩聪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获得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金牌。现场,来自省骨科医院的队医程远东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花样滑冰要做出腾空、旋转等动作,落地又是硬地,极易受伤。”从2018年11月开始,程远东便承担花样滑冰国家队的医疗保障工作,和隋文静、韩聪等花样滑冰运动员共同度过了4个春节。

2021年7月,隋文静在备战冬奥会时不慎摔倒,造成颈椎严重受伤,无法继续正常训练。程远东运用郑氏伤科手法、针灸等手段为她治疗,不到3周,隋文静恢复训练和比赛,最终站上北京冬奥会的领奖台。“队员的健康就是我们医生的金牌。”程远东说。

回想此次冬奥会,有一件事让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副教授罗安民记忆深刻——2月14日,中国选手阿合娜尔·阿达克因训练摔倒,肌肉受伤,有可能无法正常参加比赛。罗安民闻讯赶来,为她进行紧急加压包扎、对肘部和臀部进行冰敷、用郑氏伤科手法进行点穴止痛。当晚,成都体育学院副校长、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院长何本祥再次为其进行诊治。翌日,阿达克和队友们在速度滑冰女子团体追逐排位赛上击败挪威队,夺得第5名。

在这群“最强辅助”看来,竞技体育不仅仅是运动员的较量,还要比拼综合实力,医疗保障就是其一。运动员实时数据的监测、中医体质辨识、中西医综合干预等让国外运动员非常羡慕。

本次冬奥会,四川中医的“粉丝”中就多了不少海外人士。“中国速度滑冰队加拿大康复专家伊万每天给我们的运动员做治疗,但他的肩关节也疼了2个月,我给他做了针刺、推拿、拔罐后,症状有了明显缓解。”罗安民回忆,在这些年里,其他国家的康复专家也陆续向他请教过针灸技术。

“2014年索契冬奥会,四川中医驻队时,还只是负责伤病处理和疲劳恢复;到2018年平昌冬奥会时期,队医里的四川中医变多;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四川中医提供的医疗保障服务更多了,既要制定医疗保障计划、急性伤病处理、常规训练疲劳恢复,还要保障运动员的疫情防控和用药安全等。”罗安民说。

据介绍,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四川中医人始终为运动员们提供伤病预防、治疗、康复一体化服务,派驻人员、服务频次都在逐年增加。不仅是在奥运会,四川中医从1962年女排世锦赛开始,60年来,几乎为所有的全运会、亚运会、奥运会以及其他世界大赛提供过医疗服务。

“郑怀贤老先生既是骨伤科专家,又是武术家,归纳出13种伤科推拿基本手法、12种经穴按摩手法,总结了55个郑氏伤科经验穴位,首创运动按摩,我们用他创编的独特推拿手法对运动员进行伤病预防、治疗和疲劳恢复以及机能促进,让运动员轻松上阵。”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副教授罗安民介绍,本次冬奥会期间,推拿、针灸、拔罐疗法等也很受运动员欢迎。

有了这些经验,2月25日,成都体育学院运动医学复合型科医保障团队的2名医生杨敏、黄思澈又陆续进入冬残奥村,分别为中国冬残奥高山滑雪队和中国冬残奥单板滑雪队提供医疗保障。(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石小宏 魏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